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 > >真正的狙击才开始!外部攻击常态化 华为准备好了吗

真正的狙击才开始!外部攻击常态化 华为准备好了吗

2020-03-12 17:47:03 来源:网络 作者:匿名 点击:63

  来源:21Tech(News-21)

  作者:倪雨晴

  进一步制裁华为的美国高层会议再次延迟。

  从去年12月开始,美国就计划将“源自美国技术标准”从25%比重调降至10%,以阻断台积电等非美企业供货给华为——台积电内部评估,7纳米及以下制程源自美国技术含量不到10%,可继续供货,但14纳米美国技术含量在15%以上,或将受到限制。

  会议原定于2月28日举行,后被推迟到3月11日。当地媒体报道,特朗普政府已经再次推迟了这次重要会议。延迟的原因和疫情有很大关系。

  虽然会议时间还不确定,但综合各种信息,技术标准从25%比重调降至10%的可能性依然很大——2020年对于华为来说,是充满挑战和压力的关键一年。

  黑天鹅变灰犀牛

  英国政治家丘吉尔有一句演讲名言:“Now this is not the end.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. But it is,perhaps,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.”

  “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序幕。现在,可能只是刚拉开了个序幕。”

  这样的情境仍适用于眼下美国对华为的制裁,当你认为华为经受住了美国的第一波打击,其实真正的狙击才开始。年初任正非在达沃斯上就坦言,美国今年会“技术升级”打压华为。

  从2020年前三个月来看,美国立体化的全面攻击从未曾停止:起诉华为、驳回华为的诉讼、以安全的名义施压5G…

  而美国延长华为许可证并不能改变华为的处境,只是为美国自家企业提供调整空间。

  美国的这些举动,无疑是在扑灭继续合作的火苗、关上握手和谈的缝隙,无需多言,今年华为面临着凶猛的正面硬战。

  如果说,去年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是黑天鹅事件,那么一年以来的纷纷扰扰,已经演化成了灰犀牛,美国的举措变成了一种常态化攻击,种种技术限制、司法制裁,意味着华为面临的挑战将会是持续的,而且力度只会越来越大。

  那么,美国作为一个国家,难道就是要针对华为一家公司吗?不,对方是要打击华为背后产业链的信心,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进入高端制造业,即使很多企业和国际大厂还有差距,美国也要率先打击。

  而被美国“看中”的企业中,华为最为健壮,在过去三十多年中,华为打破了行业格局,创造了通信新世界。但是,商业世界还是运行在旧秩序中,由美国制定了诸多规则,产业链上的玩家都必须遵守。中国企业作为崛起的力量,在理解融入规则的过程中,不可避免的会有冲突存在。就像在航海之路上,都会遇到风浪,而如果要在国际化的过程中建立新的秩序,那就可能引起惊涛骇浪。

  25%和10%是怎么回事?

  法国律师奥利维尔·德迈松·鲁热曾说,法律是一种攻击性的武器,是经济战中可怕的子弹头。而当前的这一切,都在美国法律的运行之下进行。

  一直被提及的25%和10%,又是如何严格的规则?

  这次对于技术出口限制调整的提案,还要从去年的禁令说起。去年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(BIS)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的依据是美国《出口管理条例》(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,简称EAR),根据EAR的规定,清单上的企业需要获得许可证,才可以买美国企业的产品或者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。

  同时,EAR也对出口产品进行管辖,其中就包括了很多科技领域的产品。而生产销售这些产品的美国企业如果得不到许可证,也无法向华为供货。需要注意的是,除了美国本土企业,海外公司产品如果含有美国技术,也受到EAR的管制。

  如何管?EAR中有一个 “美国技术最低含量标准”的规则(de minimis rule),即根据外国产品中美国技术最低含量的多少设置了三个标准:0%、10%、25%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美国技术含量低于25%,就可以供应给清单中的企业,华为目前也是受制于此。

  而10%是针对古巴、朝鲜、叙利亚等国家;0%是针对特殊的高精尖产品,如特定高性能计算机的半导体产品。除了数据标准,EAR还对出口、转出口做出了一系列严格的规定,包括不能在第三方国家转手、最终卖方不可以改变等等。

  如果,美国将适用于华为的技术含量标准降低至10%,管制级别瞬间提高。虽然去年美国企业开始断供,但是华为和欧洲、日韩企业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,硬性标准的提高,会为供应链增加不确定性。

  但海外的企业们想必会早早着手应对,而具体的应对措施还需要看最终美国制定的新规则。

  这其中还有一个疑问是,为何海外公司要受到美国管制?因为美国长期在全球行使长臂管辖权,指美国法院在某些情况下拥有可以将管辖权延伸至域外(州外乃至国外)的权力。

  而EAR特点是“区域外适用”,这意味着美国可以对外国企业的贸易进行管控,如果违反,将被美国政府处以禁止与美国企业交易等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。

  据了解,任何国家的企业只要与美国发生某种关联,都会被纳入长臂管辖的范围。它的主要法律依据就是EAR、《萨班斯法案》和《反海外腐败法》,它们在法律圈里被称为“三大金刚”。

  这是美国制定的游戏规则,全球化的各国企业也需要在这些法律法规中生存。

  影响可能会有多大?

  如果新的规定真的将技术限制标准调为10%,毋庸置疑会带来供应链冲击。不过,任正非也说了,对于2020年的美国更大的打击,已经有经验和准备,可以胸有成竹地应对。

  一方面是日韩等非美企业的供应合作如何巩固保持。据悉,2019年作为对美国元器件的替代,华为采购日韩部件的总量超过200亿美元,增长超50%。如果受到10%的限制,美国之外的企业们如何应对是关注焦点。

  另一方面,大家也关注台积电能否继续为华为生产所有芯片,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商,台积电的地位无可替代。而华为也是台积电最重要的大客户之一,占台积电收入的10%。

  不少报道指出,可能受到影响的是14纳米制程的芯片。14纳米工艺在2015年就已经出现,2016年,以高通的骁龙820和骁龙821为首的14纳米工艺芯片实现了量产出货。

  以手机为例,华为、OPPO、 vivo、小米等国内手机公司都需要采购14纳米芯片生产手机。比如,红米NOTE7使用的高通骁龙660、华为nova等手机搭载的麒麟710,就是14纳米-12纳米工艺。

  好消息是,从国内来看,中芯国际和华虹半导体两家公司已经可以量产14纳米芯片,但是还在扩产和爬坡当中。目前,华为也通过去A化、加大库存、切换供应链来应对打击。

  中信证券的产业调研显示,过去一年华为在 IC 设计端已基本实现自研替代或非美供应商切换,美方继续施压意义不大,甚至可能因为美国芯片厂商业绩下滑而放松监管;而制造端华为高度依赖台积电,且上游半导体设备、EDA 软件仍被美国厂商垄断,预计将成为美方重点施压方向。

  目前华为已实现大量芯片自研,但制造环节仍然依赖台积电、稳懋等中国台湾厂商,是其产业链中的主要瓶颈。一旦制造环节无法在台积电、稳懋等代工厂下单,而中芯国际产能爬坡仍需一定时间,则其大量自研的芯片将无法实现量产和应用,因此预计或将成为本次美国制裁政策的切入点。

  此外,在半导体设备方面,目前美国厂商占据半导体设备市场约 40%份额,其中在沉积、刻蚀、离子注入、CMP、清洗、检测等关键工艺方面,应用材料、泛林、科天等美国厂商具有领先工艺技术优势和稳定性,经过了长期量产检验,因此短期内难以替代;在EDA软件方面,目前IC设计的EDA工具仍基本由Cadence、Synology、Mentor 三家美国公司垄断,短期难以完全替代。

  参考资料:

  中信证券电子研究报告《美对华为芯片制裁的七问七答》

  邵衡《美国的“长臂管辖”到底有多长?》